作者:阮建平(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国家高端智库武汉大学国际法治研究院)

  按照美国总统拜登的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关于新冠病毒溯源的最终报告再过几天就要公布了。尽管美国媒体这几天加大了渲染力度,但国际社会对这个报告影响的关注远远超过对其结论的关注。因为从一开始,美国的这个溯源就被视为一种政治操作,其目的是要掩盖自身抗疫不力导致的巨大损失,并借此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而鉴于美国情报部门长期以来出于政治需要进行“撒谎、欺骗、盗窃”的传统,给中国扣上任何帽子都不足为奇。

  对于新冠病毒溯源这种复杂的前沿科学问题,本应交由专业的科学家独立完成,才能为人类认识防治该病毒提供科学的基础。但拜登政府上任后并没有放弃特朗普对此次疫情的政治操作,继续无视中国政府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和相关国家通报疫情、第一时间与世界分享病毒测序的研究成果和疫情防治经验等负责任行为,并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今年2月对中国武汉进行联合溯源调查并作出与实验室泄漏无关的结论不久之后,就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就该病毒到底是源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还是源自实验室泄漏进行调查。美国情报部门在5月初提交的报告对两种可能性都进行了总结,但并没有得出明确结论。对此,拜登总统要求情报部门进一步努力,在90天内拿出一个最终结论的报告。那拜登总统和其他美国政客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结论才满意呢?

  显然,让情报部门主导对病毒的溯源工作本身就违背了基本的科学精神,更是对2月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溯源联合调查报告的蔑视。其主要目的无非就是企图借助病毒溯源为污名化中国提供借口。即使最后的结论无关中国责任,但在“后真相时代”,其旷日持久的渲染,对中国形象和声誉的伤害已经形成——当然,其影响会因美国明显的政治动机和证据的可信度越来越小。所以,有国际人士指出,美国的“病毒溯源”就是为了消耗中国的外交资源。为此,美国调动其盟友及媒体大肆炒作,从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七国集团(G7)、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及美欧峰会,都可以看到美国怂恿盟友的黑手。

  从根本上讲,美国肆意炒作病毒溯源的背景就是基于强化对中国战略竞争的需要。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美国正式公开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从经贸、科技、人文、地缘政治到意识形态领域进行全面打压。拜登政府上台至今尚未带来各界所期待的改变,但依然维持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认知和政策基调。虽然基于现实利益考虑,拜登政府宣称不寻求与中国的冲突,双边关系涵盖竞争、对抗与合作。但正如中国外交部所指出的,美方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对抗遏制是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是话语陷阱。

  已有越来越多的美国战略人士指出,拜登政府的这种做法误读了美国面临的真正挑战,不符合自身利益,也使其未来的政策调整面临挑战。通过意识形态攻击将中国塑造成一个迫在眉睫的重大“威胁”,将使拜登政府遭到民意的反噬,越来越难以说服国内支持其基于美国利益的现实需要继续与中国交往的政策。当然,也更难以获得与中国的合作。对此,美国著名学者、前国防部长助理约瑟夫·奈认为,美国当前的战略没有充分意识到生态全球化构成的新威胁。全球气候变化将耗资数万亿美元,并且可能造成规模堪比战争的破坏。此次新冠肺炎大流行导致的美国死亡人数已超过了1945年以来所有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而美国用于应对疾病的预算远低于国防预算。与国防预算相比,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预算不到其百分之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预算只有其四分之一。如果中国拒绝与美国在应对这些共同挑战上合作,美国将面临更大的损失。

  对中国而言,即使美国情报部门的最终报告将病毒起源归咎于中国,也无需过分担心。虽然会有点添堵闹心,但对于这种公认的政治操弄,其结论已毫无信誉可言。相反,还将使拜登政府面临巨大挑战:如何追究中国的责任?仅靠对中国进行言辞批评是不够的,必须要采取实际行动。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才与疫情的巨大损失相对称呢?用一瓶洗衣粉伪装成化学武器证据,可以让美国借机发动对伊拉克的战争。但面对强大的中国,刚刚从阿富汗落荒撤离的拜登政府想都不敢想。而按照美国一些极端势力的观点,冻结中国的资产或废除欠中国的债务,其行为也无异于对中国宣战,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惯于政治操作的美国情报部门深知这一挑战,其结论更大概率依然是无法确认中国的责任,但会继续以“严谨的科学式话语”保留对中国的疑问。对他们而言,比起弄清疫情的源头,让中国添堵闹心并借此污名化中国的过程更有价值。当然,这也会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调整的一个微妙信号:不希望双边关系继续对抗到失控的状态,从而危及美国的整体长远利益。

  作为复杂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任何病毒的发作都有一个环境和病程。美国这种将个体政治考虑凌驾于生命之上的病毒源自其当前的政治系统和文化,其病程受制于环境压力和平衡的回归。在现实教训面前,谎言无法继续,人类的良知和理性最终将取胜。

  拜登总统今年4月在国会演讲时声称,“没有足够高的墙能阻止任何病毒”。这就意味着,他也意识到病毒是全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照此逻辑,有效应对这一共同挑战的唯一途径就是各国相互合作。尤其是主要大国之间应该相互尊重,才能承担起应有的领导责任。以病毒溯源为借口进行政治攻击、制造对立,只会招致更大的生命健康损失,是违背全人类伦理道德的恶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截至中欧夏季时间8月20日下午5时22分,全球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例累计达到209876613例,死亡4400284例。其中,美国当天新增感染158509例,确诊感染病例累计达到37085214例,死亡620355例。

  病毒不讲政治,疫情依然肆虐。美国甩锅他国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更承担不了拯救世界的责任。“始乱而终弃”,是这场病毒溯源闹剧的历史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