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队是迄今世界上最烧钱、最强大的军队,也是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单一机构。

  德国《明镜》周刊2021年第38期文章,原题:肮脏的秘密瑞士军队值得尊重,不一定是因为战斗力,而是因为它在应对气候危机中所发挥的表率作用。

  瑞士刚刚决定,该国军队计划在2050年达到碳中和。为此,瑞军购买升级版的电动汽车,在建筑物上安装光伏设备,在2030年前拆除所有旧的燃油加热器,提倡坦克和飞机更多使用昂贵但可持续的燃料,军方也有义务将射击场改造成濒危动植物物种的庇护所。

  可是,哪个国家愿意效仿瑞士?

  在11月初举行的格拉斯哥全球气候峰会上,世界各国将确定更具雄心和约束力的气候目标。

  许多环境专家呼吁,应该为军队引入更严格的二氧化碳排放标准。武装部队对全球气候造成的损害通常无须按照气候协议的要求承担责任。这也是美国早在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谈判中就提出的要求,并贯彻执行至今。

  德军的“豹2”主战坦克运行100公里需要消耗530升柴油。超现代的“F-35”隐形战斗机每小时燃烧6000升煤油,远超许多早期战机的能耗。

  美国空军“B-52”远程轰炸机曾在越南造成死亡和毁灭性破坏,目前仍在服役,它的油耗更是“F-35”的两倍。

  美国军队是迄今世界上最烧钱、最强大的军队,也是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单一机构。据学者统计,仅2017年,五角大楼不得不为美军所有的舰艇、运输机、坦克,尤其是数千架飞机的油箱,购买4300万升燃油。请注意,是每天。

  现役军人约140万人的美军如果是一个国家,那么它在气候危害国榜单的排名为第55位,高于人口远超140万的瑞士、瑞典或丹麦等工业国家。

  波士顿大学政治学者内塔·克劳福德曾对美军2001年至2017年期间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进行估算。

  结果显示,通过这些战争美国不仅未能使世界变得更加安全,反而向大气排放超过4亿吨二氧化碳。

  据官方报道,德国联邦国防军因军事活动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远远少于100万吨。但专家表示怀疑。英国环保机构“冲突与环境观察”(CEOBS)的研究表明,德国军队每年至少产生450万吨的二氧化排放。虽然德军也推行一些绿色的示范项目,但依旧杯水车薪。

  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预测,如果国际社会要在本世纪中叶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那么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就必须大幅减少,即在2030年之前的短短9年内减少一半左右。

  这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包括军队。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数据,世界各国2020年在包括新式武器在内的军事上的花费达到近2万亿美元。但全球对可再生能源和电动交通工具的投资仅为这一数额的1/4。

  有一些迹象可以理解为转机的开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美军已经意识到必须减少对石油燃料的依赖,原因是数千人死于对油罐车队的袭击。近年来,许多美军部队已经成功地将驻地能源供应更换为太阳能,减少对燃油发电机的依赖。

  理论上,人们可以期待新的、甚至是气候中性燃料,比如由废油制成的可持续航空燃料(SAF)。另一种是“电子燃料”,这是一种将氢经过复杂化学过程转化而来的合成燃料,燃烧时不会释放任何二氧化碳。

  然而,这些并非没有缺点。生产“电子燃料”会消耗大量能量,SAF和“电子燃料”的成本通常高于化石燃料很多。除非出现工业奇迹,否则未来几十年可能无法大范围推广,更无法成为军队摆脱气候危机的出路。

  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确定。今年6月,北约委托其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促成有关2050年碳中和的可行性分析。

  然而,这需要时间。北约成员国领导人希望在未来以统一的方式确定军队的减排标准。但成效难以保证,因为成员国制定的减排措施都不是强制性的,而是自愿的。这就降低了将军队碳排放议题纳入格拉斯哥全球气候峰会的机会。

  西方军队一致认为,气候变化对世界安全构成极大威胁:洪水、火灾和干旱常常会引发难民潮,破坏国家稳定,并导致新的资源分配冲突。

  与此同时,气候变化已经危及许多军事设施的使用。由于海平面的显著上升,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基地、美国大西洋舰队的所在地——诺福克海军基地,被洪水淹没得越来越频繁。(作者马尔科·埃弗斯,寇瑛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