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李燕京

  年轻一代的娱乐消费喜好从渠道到形式直至内容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网剧作为一种娱乐形式,也在随着年轻人喜好的变化而变化,最为明显的便是网剧正在进行着一场“瘦身”运动。首先是剧集长度缩短,只有十几集甚至只有几集;其次是每集时长缩短,精简到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与传统网剧相比,这样的长度只相当于故事梗概的介绍长度,但这种短小网剧却受到了年轻人的喜欢,进而成为视频平台、制作公司发力的新方向。

  短剧集受欢迎

   追网剧不再是耽误时间的事情,一集几分钟、一共一二十集的短剧集正流行。看完一部连续剧只花个几十分钟,与传统网剧相比也就是观看一集的时间。《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调查发现,简约版网剧受到年轻人的喜爱,并受到制作方的青睐。

  长片单集5-10分钟、24集以下的作品被称为短剧集。据了解,2020年8月,广电总局在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增设了网络微短剧快速登记备案模块,并将网络微短剧定义为网络影视剧中单集时长不足10分钟的剧集作品。《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近日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看到,剧集时长被进一步“浓缩”,大部分作品掐头去尾,只有一两分钟的内容。如《这个男主有点儿冷》以每集不到2分钟、总计32集的体量获得9.5亿次播放。而在抖音和快手上,这并不是个例。快手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快手短剧发布的《2020快手短剧生态报告》显示,年轻人是短剧创作和消费的主要群体,90后和00后作者占71%,其中,90后作者占比达55%。另外,在快手短剧观众中,00后数量最多,且贡献了近70%的点赞数。快手相关负责人透露,在快手上,每天观看短剧的人数超过2.1亿,观看总时长达3500万小时。

  年轻人缘何如此喜爱短剧集?国家级心理咨询师、中科院心理教练成金鸿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说:“网络化、碎片化、强娱乐、大信息量、娱乐时不愿意动脑等,都是年轻一代在获取信息、娱乐时的特点。这些特点与短剧集时长短、情节快速跌宕的特点相符合,所以短剧集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北京细分映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移动事业部运营组长关鉴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相比阅读文字或者看长视频,短视频对于专注度、接收难度等门槛的要求更低。在空闲时刷短视频已经成为不少年轻人习惯的‘肌肉记忆’,短剧集的短小正好满足了年轻人刷视频的各种习惯。”

  随着年轻消费者喜爱程度的不断提升,视频网站、制作者也在关注短剧集的制作并逐渐加大投入。据了解,优酷今年一季度独播剧中,有39部时长在15分钟以内的短剧集。爱奇艺上线了“竖屏控剧场”,开启分账模式。在今年6月召开的腾讯视频影视年度发布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宣布将短视频平台腾讯微视与腾讯视频整合,“以短带长”,将腾讯视频打造为“短长融合”的综合型视频平台。而在此前,抖音也推出新番计划,牵手番茄小说走上微短剧网文IP改编之路,并为创作者提供资金与流量扶持。另据了解,目前,快手已累计汇聚6万多短剧创作者,获得10万多粉丝量的作者逾8500人。短剧集正在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

  内容正合口味

   尽管年轻人对于网络短剧集的短情有独钟,但吸引他们的关键还是内容。北京师范大学传播学博士尹一伊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现在的短剧集从形式到内容都符合年轻人的喜好。

  随着短剧集热度的不断提高,参与者不断增多,短剧集的内容也不断丰富,题材明显增多。《2021快手短剧数据报告》显示,截至今年4月,快手拥有短剧集超3.8万部,题材涵盖悬疑、都市、古风、校园等多种类型,4月播放总量达到794亿次。

  记者在各视频平台上看到,讲述乡村搞笑日常的《乡村囧事》总计获得24亿次播放量;古风剧《凰在上》已获得1.9亿次播放量;都市剧《话事酒馆》每条短视频时长都在50秒左右,发布2个多月的时间就获得了4500万播放量,拥有接近60万粉丝。

  记者还发现,短剧集不仅涉及题材广泛,在内容上也有着节奏快、反转强等特点,并成为吸引年轻人的关键。快手用户李佳说:“我喜欢看短剧集,是因为可以在短时间内体验、旁观不同的人生经历,可以跟随女主在古代当王妃,可以重回校园生活,还能围观乡村生活……短剧集题材的多样化和内容的丰富化为用户提供了更多选择。”

  关鉴指出:“相对于传统大剧来说,短剧集制作成本大幅减少,但这不妨碍优秀内容短剧集的涌现。现在不少短剧集在内容上人设鲜明、剧情节奏快,短短几分钟内就可以高潮迭起,实现剧情反转反转再反转。单位时间内信息密度更大、节奏更快,因此备受年轻人欢迎。此外,目前大部分微短剧界面规格仍按照竖屏的标准设计,而竖屏的优势不仅符合用户手机使用习惯,而且可以更好地呈现内容,如画面表达上突出主体,使用户更加关注主角的行动,有利于打造沉浸式追剧体验。”

  尹一伊指出,目前短剧集的内容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质量也良莠不齐;人物的设计相对来说比较直接和扁平化;画面表现手法也太过直接;有不少作品蹭热度复制“爆款”内容。这些都是短剧集今后在发展中亟待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付费收看被接受

   《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调查发现,年轻人对于自己喜爱的短剧集不仅愿意付费,还对植入广告、贴片广告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度。在采访中,很多年轻视频用户对记者表示,制作方有了收入才能更好地促进短剧集健康、快速发展。

  “目前短剧集变现的方式较多。”关鉴介绍说,“一是付费观看,一般定价在3元以下,例如短剧《大御儿之烟花易冷》定价3元,在快手共卖出23.8万份。二是是植入广告,虽然短剧集‘短小精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植入广告的加载,但也是一种变现方式。三是平台分账与激励,如在抖音上播放的《意难平》以4亿次播放量获50万元奖励;快手的分账计划显示,内容每获得千次有效播放,创作者就可获得15元到20元不等的现金分账。从长远看,付费收看将是主流。”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网络视频行业深度调研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近年来,网络视频节目付费模式逐渐被用户所接受。目前有45.5%的网络用户曾付费过,其中00后用户占比较高,有接近六成的19岁及以下的用户曾在网络视频平台上付费过。值得关注的是,超前点播模式广受欢迎,用户比例达到20.2%。用户选择超前点播的最主要原因是“剧情精彩,想尽快看后续内容”。视频网站用户刘斌对记者说:“为内容付费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没有收入谁还会专心创作新剧。”

  在采访中,令记者意想不到的是,一些年轻人对于短剧集中的植入、贴片广告也表示理解并可以接受。记者采访了20位16岁至22岁的视频网站用户,其中有18位表示如果不是付费收看,在短剧集中植入或是贴片广告是可以接受的。

  尹一伊指出:“付费的概念已经被年轻一代所接受,在他们看来,为喜欢买单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追剧付费更是理所应当。”

  目前,各视频网站纷纷发力短剧集。快手娱乐自制剧集负责人欧茹桦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采访时指出:“时长并不是一个硬性规定,我们的内容进行投放后,会根据用户的反馈进行调整。也就是说,连续剧形式的改变是为了顺应用户的需求,获得更多用户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