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海波

  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和东京湾区三大最具全球影响力的湾区,因为各自经济特性和产业结构及发展侧重点不同,分别被誉为“科技湾区”“金融湾区”及“产业湾区”。在粤港澳大湾区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学界、工商界对于其未来发展重点的预期不尽相同。这首先反映了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复杂性和多元性,其经济体量和人口数量都不容小觑,每一个经济侧面都具有发展的空间与潜力。其次,粤港澳大湾区要并联完成科技、金融和产业融合发展,因此,无论是在理论还是实践中,大湾区不应具体对标某一个具体湾区,而是可以发展成综合性、复合型湾区,即实现科技、金融与产业良性互动、浑然一体,在科技创新上引领全球,在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上作出示范,在产业转型升级上成为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学习样板。

  可以成为湾区融合发展的先行者

  粤港澳大湾区拥有的基础和承载的使命要求其不仅具备科技湾区、金融湾区与产业湾区三大气质,更应成为三者融合发展的先行引领区。

  ——从科技创新看,从2015年开始,粤港澳大湾区的发明专利申请量已经远超其他三个湾区之和,而且仅2020年1—8月,广州、深圳、香港和澳门高校的发明授权在总专利授权中的占比超过了40%,2021年“深圳—香港—广州科技集群”创新指数位居全球第二。大湾区拥有大科学装置和大型研究平台,比如,广州、深圳的国家超级计算中心。正是因为大湾区拥有强大的科创实力,国家才大力支持大湾区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和国际科技创新中心。

  ——从金融视角看,大湾区各大城市金融发展各有侧重点,香港具有全球资金配置能力,澳门具有独特的葡语国家融资能力,广州在产权和大宗商品交易上具有优势地位,深圳依托深交所体现出强劲的金融创新实力,可以实现很好互补。

  ——从产业情况看,粤港澳大湾区是世界级的制造业集聚区,是亚太经济圈和印太经济圈的产业枢纽区。粤港澳大湾区产业体系健全,产业链条完整,粤港澳三地形成了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互补互促、协同发展的产业格局。今年,工信部评出了25项先进制造业集群“国家队”,广东省6项入选,涉及广州、深圳、东莞、佛山及惠州五大湾区城市。

  打造复合型湾区的四点建议

  一是建立和完善大湾区科技、金融和产业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科技、金融和产业良性发展是当前的一个重大课题,大湾区要牢牢把握住“三区驱动”的重大机遇期,推出一系列促进三者融合发展的制度安排,资金流能畅通注入到创新链的基础研究、技术攻关、成果转化等方面,在成果转化方面充分发挥东莞、佛山及广州南沙、深圳宝安的产业链优势,打造出几个大湾区科技成果转换中心;同时要在大湾区开辟数个制造业的战略留白地,旨在为一些特殊高精尖企业及产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业态、新门类、新技术预留发展空间。另外,粤港澳三地在金融监管协调、金融机构互设、金融产品互认等规则对接领域实施重点突破。

  二是坚持协调发展理念,打造出区域协同创新的典范。粤港澳大湾区有三种货币、三个关税区和四大中心城市,要将这些特色变成优势,避免各自为政和发展的战略冲突。在科技创新领域,广州要将基础创新、原始创新的优势发挥出来,深圳要在技术攻关和成果转换方面作出贡献,真正做到“双城联动、比翼双飞”。破除创新要素便捷流通的障碍,如科研人员出入境、科研物资通关、科研资金流动等,建设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在金融领域,按照各自科技创新和产业特征,做到金融的差异化发展,东莞作为世界制造业之都,重点发展产业金融和供应链金融,香港是大湾区融资成本最低的城市,继续对大湾区全方位的金融支持。在产业发展方面,广州和深圳通过产业转移支持珠江西岸发展,复制推广深汕合作区模式。

  三是高标准建设广东自贸区,促进现代产业集聚打造国际化城市新中心。广东自贸区包含南沙、前海、横琴三大片区,面积为116.2平方公里,是全省全国开放型经济发展新高地。三大片区应错位发展,在现代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具体选择上避免冲突,要在创新链、产业链层面进行合理分工。利用好自贸区优势建立大湾区产业联动机制,成为大湾区11个城市的“超级联系人”。同时,将自贸区内的横琴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广州南沙粤港深度合作区两大科技创新合作区作为科技、金融和产业融合发展的先行区,形成经验并向大湾区其他地方推广。

  四是紧紧围绕广深港、广珠澳科技创新走廊“两廊”,串起大湾区各创新平台和创新载体。建设大湾区两条科创走廊意味着要打造比肩“硅谷101公路”“波士顿128公路”世界级科创走廊,重塑全球价值链与创新链。基于大湾区协同创新发展需要,在三地科研人员出入境、商事制度改革、科研仪器设备进出口、样本样品便利通关、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深化改革,尤其是要依托深港河套、珠海横琴,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创新资源要素顺畅流动,共同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

  (作者系深圳公共管理教育培训学院特约研究员;本文系2020年度深圳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一般课题[SZ2020B018]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