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多次对香港内部事务指手画脚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又来到香港。11月25日,彭定康在演说中,主动谈及“港独”和宣誓风波,他大泼冷水,认为梁颂恒和游蕙祯像“学生玩游戏”。28日时,彭定康又到香港大学与学生对话,期间还与“港独分子”互骂,直批“港独”是错的。

 

“末代港督”彭定康


但是,据大公网报道,彭定康在访港期间不断强调“港独”不可行,俨然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实际上,他是在暗助传统反对派与“港独”负资产“切割”。

此外,据法媒报道,彭定康在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还承认英国政府若于80年代即在香港引入更多直选,香港1997年应已有“自由选举”,对当年港英政府未能让香港享有更“民主”的选举,他感到难过。

“末代港督”与“港独分子”在港大公开闹翻

据大公网11月29日报道,28日,彭定康至香港大学与学生对话期间,就不停受到“自决派”和“港独”人士的质疑,连宣誓风波期间一直“潜水”的“本土民主前线”梁天琦也到场与他“对质”。彭定康直斥梁天琦要搞“港独”是“大错特错”、“自欺欺人”。彭定康也认为,“自决”和“港独”本质上一样,区别两者只是玩文字游戏,它们都不会成功。

 


珍惜群组近十名成员在港大外示威,高呼“彭定康滚出中国、滚出香港”等口号,他们又向港大学生和市民派发公开信,形容彭定康是“英国政棍”,“欺骗学生”,强调中国领土上不容许他“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图片来源:大公网)

已在港说三道四多日的彭定康,28日又应港大学生会与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任董事的“公民实践培育基金会”之邀,于傍晚在港大陆佑堂与来自各大院校的学生对谈。出席者除了梁天琦、港大学生会会长孙晓岚,还有“香港众志”议员罗冠聪。不过,主办方似乎高估了彭定康的叫座力,现场所见,演讲开始之后,陆佑堂后排尚有很多空位。

 

彭定康与港大学生会“对话”(图片来源:大公网)

彭定康一开场便声称,不知道应该与学生说什么,因为自己是“局外人”,要避免令人觉得学生是受外国势力唆摆,所以自己不会给学生“建议”,只是谈一些看法,然后就重提香港要有民主等陈腔滥调。

学生“挑战”、质疑彭言论

观乎整场活动,很多学生摆明是来找彭定康“挑战”,孙晓岚在开场发言时就已经大谈“自决”、“港独”的合理性,不少台下听众发问时都质疑彭定康前几日的言论,包括“港独”会令香港失去“道德高地”,削弱支持民主的力量等。而在“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引发的宣誓风波期间,一直没有为盟友发表意见的“独派分子”梁天琦,也到场质疑彭的观点,质问他如果港人不反抗中央,是否放弃自己的权利。

 

彭定康毫不客气地直斥,梁的看法是大错特错,他直言,不知道梁有何计划搞“港独”,“不过如果你觉得明年或再过两三年,就会推翻中央,令香港可以独立,我觉得你是自欺欺人。”他又揶揄梁,可继续就“港独”议题雄辩滔滔,赢取掌声,但这不是好主意。

 

有学生希望彭定康理解为何有港人提出“港独”主张,彭定康坦言,自己讲的说话,学生未必喜欢听,他重申,若学生由追求民主普选改为追求“港独”,只会失去国际和其他港人支持,包括他们的家人,他必须指出“港独”是错的。

指“自决”与“港独”无异

“香港众志”议员罗冠聪发言时则声称,多名提倡“自决”的人当选立法会议员,反映港人支持“自决”。他又问彭,英国政府除一味叫中央遵守“一国两制”,还可做什么确保《中英联合声明》的执行。

彭定康认为,“自决”和“港独”本质上一样,形容强行区分两者是玩文字游戏,不论哪一样都不会成功。他又重申,要提升港人关注现况,也要国际社会声援。有学生质问他香港是否值得拥有“自决”的权利,彭定康称,无论是否值得拥有,都是不会发生的事,但他认为香港人应有普选的权利,而这是会发生的。

彭定康演讲时又声称,自己今次来港,并非为了应任何人的邀请,而是不想香港行错路。

不过,彭定康在港的三次公开演讲,有两次都是陈方安生安排。陈方安生不但在彭定康抵港当日到机场接机,昨日演讲之后也与彭定康夫妇同车,送他们回到入住的酒店。

 

陈方安生与彭定康关系十分密切,昨晚她亲自送彭定康夫妇返回酒店,最后还与彭定康拥抱道别,依依不舍(图片来源:大公网)

据观察者网先前报道,陈方安生为香港前政务司司长,曾多次同前立法会议员李柱铭奔走各国,表示自己是

去国外“乞求援助”。他们还自称“不是要邀请外国势力干预香港,而是想向外国讲述香港的情况。”

彭定康承认当年推动民主不力冀伦敦帮港人“更大声”发言

据法媒报道,彭定康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承认英国政府若于80年代即在香港引入更多直选,香港1997年应已有“自由选举”,对当年港英政府未能做到这一点感到难过。他竟因此认为,英国今天有为香港人发声的道德责任。

 

彭定康居然还批评某些建制派人士,认为他们把所谓“和平占中运动”归咎为美国中情局或外国势力操纵,是侮辱性的指控。

彭在访问中还指出,在不违反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的情况下,香港其实仍有很多空间争取民主,如废除功能组别及增加直选议席等,并且竟还质疑中央为何连这些也不让港人去做。

彭定康在采访中又忆述已故前港督尤德在港推动直选,但失败告终,还称若港英政府在1980年代末推动更多直选,直至1997年前,港人应享有更民主的选举,坦言当时做得不够多。他又说,中央现时不信任港人,其中一个原因是信息不流通,内地看不到港人“和平占中”,只看到港人争取“港独”的报道,令部分大陆人对港人充满批判。对于中央是否干预香港事务,他声称,如果中央没有干预香港,他会感到惊讶,但希望港府能顶住干预。

彭定康声称,英国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当遇到中方破坏联合声明时,有道德责任为港发声。又称他发现联合声明不止一次被违反,但没有详细解释如何违反。

彭定康又赞扬2014年的占领运动令他非常动容。他指在有生之年从没见过一场民主运动,参与者自行清理垃圾、举办自修课堂等,认为英美等地也不可能发生如此民主运动。他竟然指当时某些建制派人士指控占领运动参与者被美国中情局或外国势力操纵,是非常侮辱的批评。

 

 

彭定康口中的“和平占中”

彭定康称,他明白现时的年轻人面对楼价高企及外来者竞争,又没有途径申诉,难免会由争取“民主”变成争取独立,但他再次重申不认同“港独”,形容是“死胡同”。他声称,港人应坚持争取“民主”,最终较有道德理据的一方会胜出,有信心香港将会在远早于2047年前实现全面“民主”。

彭定康抹黑中央未推普选美化违法“占领”

据大公网报道,对于彭定康几日来对香港事务的干预,23万监察”发言人、工联会区议员王国兴表示,“末代港督”彭定康自卸任以来,不时来港说三道四,这次更公然批评中央政府及香港特区政府的施政,是刻意插手香港内部事务。在港期间,他为被视为“另类颜色革命”的违法“占中”涂脂抹粉,无视“占领”严重影响香港市民的生活、经济以至立法会尊严等,激起逾百万市民游行反对,反映英美西方国家巴不得这场“颜色革命”能够成功,但行动最终失败,他只好为此开脱,声称激进年轻人在“占领”争得“道德高地”云云。

 

而对于彭定康提到,香港自回归以来,民主发展进度缓慢,王国兴表示,中央支持香港落实行政长官普选,但因为反对派否决政改方案而未能成事;又指英国曾管治香港100多年,从来没有让港人选出自己的首长,批评彭定康没资格评论香港的民主进程。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副主席陈勇也回应,彭定康当日由英女王委派来港担任港督,落实殖民统治,这绝非民主制度,彭定康为何不谈这方面的丑事?他并非香港的民选议员,也没有在香港接受过民主洗礼,哪有资格评论香港事务?他用“前港督”身份来港发表歪论,目的是在为自己捞取政治本钱。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则表示,彭定康有如“阴魂不散”,每隔一段时间就借“前港督”之名,来港搅局。是次来港,他明贬“港独”,但就“歌颂”人人喊打的违法“占领”,相信最想见到的是,中国人“两虎相争”,一虎横尸,另一虎在手术床上痛苦呻吟。英美势力凌辱中国百年尚不满足,现在还想继续干预中国内部事务。国人绝不容狼子野心的外力说三道四,誓必逐之。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称,彭定康竟公开赞美违法“占领”,以吹嘘西方民主,同时唱衰香港和内地,这些都是骗人的鬼话。大家没有忘记历史的话,都知道彭定康在1992年,不顾中英达成的协定,一意孤行提出“三违反”的政改方案,造成香港社会矛盾、撕裂,是将香港推向今日的激进和极端的始作俑者。

立法会旅游界议员姚思荣也表示,港英殖民统治时,以高压手段实施其“行政主导”的管治,香港哪有现在般自治、民主?身为港英统治年代的过气管治者,公然在香港指称他国不民主,以及就香港特区事务指指点点,为批评而批评,其言行极不负责任。

至于香港问题,中国外交部曾多次公开强调,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坚决反对任何外国政府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事务,损害香港法治。
  观察者网